疫情之下弱势群体不掉队 - 谈纾困策略演讲稿

April 23, 2020

 

疫情之下弱势群体不掉队 - 谈纾困策略演讲稿
 

人民公正党总财政李健聪

 

纵观这次新冠肺炎对人类最大的其中一个影响,若把它概括为一个字,那便是“鸿沟”。鸿沟体现在各个不同层面。全球层面,是发达国家与未发展/发展中国家的鸿沟;社会层面,是富裕阶级与弱势群体的鸿沟;企业层面,是大型企业与中小型企业的鸿沟;个人层面上,则是人与人之间在经济、资讯、生存生活空间、社会观感与心理上的差鸿沟。肯定的是,在疫苗发现前世界将会不一样,但对弱势的国家、群体、企业与个人而言,状况肯定更糟糕。

 

今天我主要讨论两个弱势群体,那便是属于小农小商的自雇人士,以及独居老人面对的问题,以及应该有怎样的思维、策略与布局来纾困。

 

“人在商在,人亡商亡”,自雇人士是脆弱的企业个体户。在疫情冲击下,他们面对几个挑战。首先,是他们的现金流很快干涸。这个群体并不能在现有的振兴配套下申请工资补贴,尽其量也只能够获得BPR微薄的现金补助。其次,自雇人士大部分并无社险保障。虽然社险机构在2020年1月1日开始允许19个种类的自雇人士缴纳社险(包括农民、小贩、经纪等职业),但来不及宣导鼓励便已面对风暴的侵袭,估计绝大部分自雇人士并没有这项安全网的覆盖。第三、小农小商往往是脆弱供应链的受害者。在行管令期间,大农庄能够使用本身物流设施,或与大超市签约维持供应,但小农民在面对中间人不愿意冒险运货的情况下,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农产品腐烂。大风暴肆虐下,连大象都被冲走,更何况是蚂蚁呢?第四,经济的挑战并不随着行管令而结束,反而仅是开始。经济前景与自雇人士的未来,更是黯淡。

 

独居老人是另一个被忽视的群体。首先,我国的福利体系保守滞后,区区300令吉的福利金不是每个乐龄人士都能够成功申请,而且数额绝对不足以维持生活。其次,我国也没有建立成熟的乐龄福利体系,如全职的专业社工长期追踪与定期探访乐龄照顾户,才会导致在立卑的独居老人在无人知悉的情况下死亡的悲剧。独居老人要的不止是钱(当然也不足够),也包括生理(行动不便、需要复诊与购粮等)与心理(缺乏同伴的独居压力、缺乏活动场所、寂寞心灵与死亡阴影等)的需求,而这些都是政策迟迟无法回应的课题。第三,我国的医疗体系原本已经饱和,加上疫情带来的挤压效应,很有可能让乐龄人士,尤其是独居老人遭到医疗体系的排挤,进而无法获得即时与足够的医疗照护。

 

在巨变的时代,首先我们必须革新旧有的思维,深入探讨以下趋势的广度与深度:

  1. 科技化与新自由主义导致自雇人士、契约工与临时工的增长

  2. 人口老化、少子化与传统家庭文化的消散将会带来更多需要照顾的乐龄人士与独居老人。

 

认定了这两个大趋势,我们才能站在对的起点去构思适当的纾困策略,譬如:

  1. 政府的任何经济振兴与援助计划,必须增设自雇人士的援助项目,而非像之前的第一份振兴配套,连中小型企业也几乎忽略。

  2. 无论把社会福利当成是施政成本、正义的责任还是社会投资/回馈来看待,我们都必须重新思考、规划与落实一个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福利体系。

  3. 疫情让去全球化的世界重新审思人与人的关系。除了人口老化,我们也面对自杀率、家暴与忧郁症等社会性疾病。是时候打造社区主义(Communitarianism)价值,成立社区中心、推动永续产业、结合人性与科技,让包括独居老人在内的每个社区成员能够安身立命、通过邻里互助找到人生价值。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Pejabat ADUN Semambu 士满慕服务中心

May 18, 2018

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September 16, 2019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2017 by Fiction Fire Med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alian kami:

Tel: 018-2290073

Pejabat ADUN Semambu

No.1, Lorong Sekilau 58, Jalan Haji Ahmad, 25300 Kuan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