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聰/希盟尚未落實政聯企業改革

August 28, 2018

 

成立政聯企業的用意是改善貧窮問題。國人卻目睹人民信托基金在澳洲以高價購置産業,聯展局甚至耗資3億3000萬令吉到倫敦收購四星級酒店。這些國際商業交易,與發展郊區與消除貧窮絲毫扯不上關係,反而淪爲貪污腐敗的溫床。政府應該通過政聯企業介入市場到達什麽程度?政聯企業與土著議程的具體關聯是什麽?首相和經濟部長若「自我委任」為國庫控股董事,其他董事敢於挑戰他們的决策嗎?百日之後,希盟更重要的任務,是重新釐定政聯企業的角色,在新政府發展政策的指引下,引領整頓與改革。【文/李健聰】

希望聯盟上臺執政滿百日,馬來西亞人民、在野黨、公民社會與媒體紛紛爲希盟在第十四届大選前宣布的「百日新政」打分數。其中,《當今大馬》列出「希盟百日新政成績單」,打出「二五三」(兩項全面落實、五項部份落實、三項還在進行中)的評語。政黨輪替後,各界開始嚴格監督政黨競選宣言,甚至詳細研究宣言內容,這已具體展現了政策的重要性,而且逐漸建立問責制,就國人公共參與的一項進步。

兩項完全落實的宣言,就是廢除消費稅與檢視大型計劃,前者已於希盟執政第二十三天落實。隨著首相馬哈迪近日宣布終止東海岸鐵路計劃,所有前朝的外國投資大型計劃皆已重審,在此恕不贅言。

 

五項部份落實的宣言,包括穩定油價、推介家庭主婦公積金、統一全國各地最低薪資並漸進提高其水平、收入未達4000令吉暫緩償還高等教育貸款(PTPTN),以及成立內閣特委會檢討與落實《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1963 Malaysia Agreement)。這五項宣言或多或少皆已上路,落實可期。唯統一最低薪資、成立《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內閣特委會,本可以輕易在技術上落實,但結果仍未實現,內情如何則不得而知。

 

(來源:The Straits Times/Reuters)

 

在落實與未落實之間,還有三項比較交不出成績的承諾,分別是:

一、廢除所有對墾殖民的不合理債務;

二、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徹查一馬公司(1MDB)、聯邦土地發展局(FELDA)、人民信托基金(MARA)和朝聖基金局(Tabung Haji)的金融醜聞;

三、提供500令吉基本醫療津貼的健康關懷計劃。

 

需以相同標準調查弊案

聯邦土地發展局隸屬經濟部,但該部門至今未主動向外界公佈任何進展,也沒有闡明哪種債務不合理。是重新種植計劃(Skim Penanaman Semula)的債務?購買國際投資控股(FGV Holdings Berhad,FGV)股票的剩餘欠債?還是房屋裝修的2.5%「服務費」?

 

徹查一馬公司方面,希盟大動作調查前首相納吉,尤其是馬哈迪更在該案還在司法審訊時頻頻放話,讓國內與國際社會高度期待。另一方面,大選前多名在野黨吹哨者,包括墾殖民之子協會(Persatuan Anak Peneroka Felda Kebangsaan,ANAK)主席瑪茲蘭(Mazlan Aliman)、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Rafizi Ramli)、全國監督與吹哨組織(National Oversight & Whistleblowers,NOW)總監阿克瑪(Akmal Nasir)等人,皆已揭發聯邦土地發展局、人民信托基金與朝聖基金局的諸多弊案,新政府至今未以同樣標準調查這些機構。

 

其實,一馬機構固然因其荒謬、戲劇化與嚴重貪腐成爲指標案件,但是改革與整頓政聯企業(Government-Linked Companies,GLCs)同樣重要。政治經濟學者戈梅茲(Edmund Terence Gomez,下圖)在《財政部機構:馬來西亞企業的所有權與控制》(Minister of Finance Incorporated: Ownership and Control of Corporate Malaysia)指出,馬來西亞可計算的政聯企業數量高達455家,這還不包括由州政府控制的企業。規模方面,政聯企業僅在本國股票交易所挂牌上市的100家最大企業當中,便佔了35家。政聯企業佔了整體市值的42%,或大約7200億令吉。

 

(來源:IDEAS)

關於政聯企業這個龐然巨獸的改革,主要列入在希盟第二十二項宣言(請見本文附錄)。然而,新政府欲釐清的改革方向,不是從「如何」(How)著手,而應該致力解答「爲何」(Why)與「何謂」(What)的詰問。

 

莫讓政企淪爲貪腐溫床

當初,成立政聯企業的用意是改善貧窮問題。人民信托基金在該機構網站提到要「在郊區進行經濟發展與社會活動」,聯邦土地發展局網站更載明:「在墾殖民轄內土地推展能够現代化農業的活動。」

 

如今荒謬的是,國人卻目睹人民信托基金在澳洲以高價(超過市價6000萬令吉)購置産業,聯展局甚至耗資3億3000萬令吉到倫敦收購四星級酒店。這些國際商業交易,與發展郊區與消除貧窮絲毫扯不上關係,反而淪爲貪污腐敗的溫床。

 

政府應該通過政聯企業介入市場到達什麽程度?政聯企業與土著議程的具體關聯是什麽?首相和經濟部長若「自我委任」爲國家主權基金——國庫控股(Khazanah Nasional Berhad)董事,其他董事敢於挑戰他們的决策嗎?百日之後,希盟更重要的任務,是重新釐定政聯企業的角色,在新政府發展政策的指引下,引領整頓與改革。

附錄:希盟競選宣言有關政聯企業改革部份

一、特定的政聯公司將通過管理層收購(Management Buy Out),讓馬來人和土著的股權比例增加。(29頁)


二、重新審查一馬公司、聯辦土地發展局、人民信托基金和朝聖基金的行政結構,以確保有效的制衡。該調查委員會將由專業人士組成,而非具有政治利益的相關人士。這些公司在海外進行的可疑投資,將被終止,國家的財富將被帶回來,以確保它不會被無良的盜賊政客偷走。(31頁)


三、希盟政府會繼續推行混合經濟,以社會市場經濟制度爲基礎。這些政聯公司,將在市場失靈的領域營運,而不是與私營公司進行惡性競爭。(41頁)


四、希盟政府將確保,受任命爲國家和州政府政聯公司的董事,是來有信譽的專業人士,而非基於政治關係而受委。爲消除利益衝突,所有國家和州級政聯公司董事會成員的津貼,每年都將會通過簡單易查的格式,向人民發布。(41頁)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Pejabat ADUN Semambu 士满慕服务中心

May 18, 2018

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September 16, 2019

September 13, 2019

May 19, 2019